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1073章 躲不过去(1 / 2)


第1073章 躲不过去

钱纯一拿起电话刚说了几句就放下。

许纯良道:“那你赶紧去吧,别让他们久等。”

钱纯一道:“不急,待会儿小妈过来接我。”

夏侯木兰回来的时候,钱纯一的小妈刚巧过来接她,钱纯一摆了摆手先行离去,夏侯木兰望着外面,看到钱纯一钻进了一辆奔驰GLE,看来小妮子家境不错,本来她很好奇钱纯一的小妈是什么样子,可惜对方由始至终都没有下车,所以也无缘得见真容。

目光转向许纯良,发现许纯良迅速将钱纯一用过的杯子收纳到纸袋中,趴在钱纯一刚才坐过的地方居然被他找到了一根头发。

夏侯木兰目瞪口呆,这厮的行为是不是有些过分了?

“你干嘛?”

许纯良向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将找到的头发小心收了起来,低声道:“有没有觉得我跟她长得有那么点像?”

夏侯木兰摇了摇头,真没觉得他们两人哪里像,一个姓许一个姓钱,一个黑一個白,一个壮硕一个柔弱,可许纯良既然这么说也不是没有原因的,夏侯木兰稍一琢磨,顿时明白了什么,强忍着笑道:“你们该不会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……”她的俏脸都憋红了。

许纯良道:“你别瞎猜,我也就是有那么点怀疑。”

许家安道:“去你车里谈吧,不会耽搁你太久的时间。”

李传宗点了点头,看了看左右,他有些犹豫,说实话他现在已经不想再和梁家有太多瓜葛,父亲让他过来道歉,下周他就会离开沪海去海外一段时间,父亲不想事情闹大,不想影响到德银的声誉,因为自己的鲁莽,红风俱乐部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,父亲也花费了一千万换取了梁立南的谅解,他现在有些后悔了,不想再节外生枝。

司机离去之后,许家安道:“李先生,我们家立欣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许家安同样惶恐,她所担心的是女儿和李传宗的关系,表面上两人重归于好,可她却清楚一切都是暂时的,李传宗不可能娶她女儿进门,女儿已经死过一次,她可不想同样的悲剧再发生一次。

两人上车之后,许家安看了一眼前面坐着的司机,李传宗摆了摆手,让司机下车。

李传宗考虑了一下还是同意了许家安的建议。

夏侯木兰幽然叹了口气道:“看来爱上你们许家的男人还真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呢。”

夏侯木兰道:“具体点,我帮你保密。”这件事还真是勾起了她的好奇心,毕竟关乎到自己未来小姑子。

许纯良道:“她妈妈和我爸关系不错,刚好我俩的名字中间又都带一个纯字,所以……你明白。”

李传宗愣了一下,他本以为许家安要指责自己,没想到她居然这样说,他叹了口气道:“阿姨,这件事怪我没跟立欣说清楚,让她误会了我们的关系。”

顶着父亲压力过来道歉的李传宗也是强忍着性子,好不容易才敷衍了梁立欣,离开的时候却又被许家安给拦祝

夏侯木兰连连点头:“我明白。”也就是说许纯良的多情是有传承的,这样解释就比较通顺了。

夏侯木兰俏脸蒙上娇羞的红晕,柔声道:“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?”

许家安建议丈夫去和李传宗好好谈一谈,可梁树德认为没有商谈的必要,许家安决定亲自去找李传宗。

许家安道:“你其实没必要过来道歉的,立欣是个傻丫头,你如果给她希望,她以后还会做傻事。”

有些事躲是躲不过去的,就像梁家的这场灾难,虽然风波过去,可一家之主梁树德却仍然处于焦虑和惶恐之中,赵如兰给他的那些照片让他意识到,李家随时都能将他置于死地。

李传宗挤出一个笑容道:“阿姨好。”

许家安的声音有些嘶哑:“李先生,我想和伱单独谈谈。”

许纯良点了点头道:“所以要做足防护措施,我的能力你是清楚的。”

许纯良道:“也可能是我过敏了,千万别往外说,无论真假,毕竟家丑不可外扬。”

在梁树德看来,那一千万就是李家埋下的一颗定时炸弹,他不相信李家会甘心情愿地拿出一千万,假如李家因为这件事而记恨上了他,恐怕早晚还会跟他算账。

李传宗心说她以后再做傻事跟我又有什么关系?你以为我想来道歉,是我爸逼我过来的,李传宗道:“我以后不会再打扰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