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17欲念(h)(2 / 2)

  就像是咬住了软绵绵、甜丝丝的云朵,越是放轻力度地对其舔吻,越能感受到尤为温热的体温,填满口腔内的空间。

  喉间不禁咽了下,将乳肉全部含入口中,缓慢地吞吐着柔腻的皮肉。被来回碾磨的乳头渐渐硬了起来,抵在她的舌尖,犹如散发着诱人气味的莓果,勾得她忍不住去舔了舔、咬了咬。

  对方却一时承受不住过多的刺激,忍不住呻吟了起来,软软地推着她的肩膀,而指尖揪住了她的衣裳,不想让她停下。

  犹豫不决的抗拒就像是在撩拨般的,反而让她更加深入地含住绵软的乳肉,呼吸粗重地舔咬着柔软的奶尖,将其舔得越发糜艳后,才轻轻地吸吮了下,对方就不受控制地呜咽了声,浑身发软地跌入她的怀里。

  额面被软乎乎的分量所埋没,鼻尖沾染起浅淡的气息,夹杂着对方过于紊乱的喘气,肩颈也被无意识地搂紧。

  明明是对方把她搂得那么紧,几乎将整个身体都贴在她身上,结果在被继续舔咬时,还要委屈地朝她哼唧几声,好像是她故意欺负她似的。

  倘若真的遇上心狠的主人家,怕不是要被褪去衣裤、掌打屁股,给旁人立立规矩。

  哪里会由着那般性子。

  瞧瞧现在这副可怜的模样,就算被压到床笫之间,也反抗不了她,她想怎么操,就怎么操。

  覆在对方小腹处的手掌越发炽热,不由得抚向微微凹陷的线条,浅浅擦过被衣裤隔着的部位,不轻不重地碾磨了下,稍稍拢住,便再度揉蹭而过。

  茫然地望向她,对方的眼睫湿漉漉的,似乎觉得有些难受,无措地绞着双腿,又下意识地贴住她,让她继续摸下去。

  有些粗糙的亵衣反复摩擦着软嫩的花唇,渐渐擦出些许的湿意,又软又绵地贴住她的手心。

  放缓速度地揉捏了几下,将对方揉得愈发迷迷糊糊的,便把长长的裙摆掀了上去,径直抚住赤裸的腿心,用指节抵开两片湿淋淋的花唇,落进异常湿热的里侧。

  难以言喻的颤栗瞬间击中脑海,所有的语言仿佛都显得寡淡了起来。

  ——那么湿,又那么软,被夹住的指尖就像是被娇嫩的花蕊吻住,轻轻柔柔地含住她的手指,小小地吸吮着,毫无危机感地在上面蹭动着。

  天生就该挨操。

  她不仅想用手指肏她,也想用自己的私处去肏她,还想用舌头去肏她。将对方操得情迷意乱,操得汁水泛滥,操得神魂颠倒,最终手脚发软地趴在地上,任由她反复肏弄。

  除了轻薄的外衣,什么肚兜、亵衣都不必穿,反正每天都会被她摸摸,越摸越多的淫水就沿着大腿内侧流下,渐渐洇湿了身下的床榻。摸到后面,被情欲蒙住双眼后,还会主动挺起腰,喘息着在她的脸上蹭蹭,全部都送进她的口中。

  湿漉漉的软肉混合着淫靡的汁水,毫无章法地胡乱碾磨着她的脸,微微合拢的花缝不小心被自己的鼻尖蹭开,恰巧挤蹭到里面湿热的穴肉,就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,仍想要着销魂蚀骨的欢愉,始终无法得到满足。

  边抽抽噎噎地唤着她‘妻主’,边夹紧她的头,好让她能将对方弄到高潮。

  她只能探出手,牢牢地箍住对方的腿根,刻意粗略地描摹着花唇的轮廓形状,沿着外层的方向,深深地含吻着光裸的软肉。被彻底分开的大腿在她的手下绷得直直的,当她仰首亲了亲对方的腿心时,娇嫩的花蕊也发抖着泄出蜜液。

  用舌尖戳弄了几下湿软的花心时,便会被异常柔软的裹住,就像是在引诱她似的,勾住她的舌头,忍不住探寻起更为隐秘的蜜泉。

  来回舔弄着润泽的花唇,半透明的淫液也缓慢地流到她的舌尖,本能地含住吮吸了下,不顾对方微弱的挣扎,便顺着湿润的花缝探入,连鼻尖也陷进湿热的软肉之间,用舌面小幅度地刮擦着嫩肉,浅浅地舔吻着穴口。

  对方的身体剧烈地跳动了下,呜咽着扭了扭腰,却将双腿张得更开了,眼前淫靡的味道越来越浓郁,刺激得鼻尖有点发痒,血液快速地流向大脑,意识越发昏昏胀胀,隐晦的快感仿若有电流窜过,陷入肌肤的手指不由得加深。

  深深地舔弄着对方的花穴,软乎乎的穴肉就在自己脸上蹭动,涌出大股大股的汁水,在连绵的吸啜里达到高潮。

  高潮过后的穴肉会比平时更敏感,仅仅是轻柔地碾磨着花缝,也会止不住的痉挛。

  哪怕是抽泣着说不要了,要被肏坏了,也无法逃脱,只能被她继续肏弄着,操到精神恍恍惚惚的,彻彻底底地瘫软下来,全身上下都沾染上她的味道。

  完全沦为她的禁脔。